从房地产退出的资金,该怎么引导到高科技领域 | 新京报专栏

新京报评论 新京报评论


当前阶段,只要做好保护产权以及减税工作,管住货币口子,资金自然就会推动实体经济健康发展。


文 | 邓新华


据报道,在5月15日举行的全国政协“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”为主题的专题协商会上,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金李委员称,随着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推进,可以想见会有大量资金从房地产等重点监管领域退出,这些资金怎么办?如果不加以妥善引导,资金走不了“正门”就会走“偏门”,就会在资金再次拥挤的地方,形成新的系统风险。金李认为,应该把这些资金引导到高科技领域。

    

金李说的问题非常重要。但如何才能把资金引导到实业、引导到高科技领域?

    

资本“脱实向虚”的观点曾经流行且至今流行,这个观点说,资本只愿意投向金融等虚拟经济领域(房地产也被算进虚拟经济),而不愿意投向制造业等实业领域。这也值得商榷。

    

实际上,当货币环境发生变化的时候,生产结构肯定要随之而变化,而金融业只是看到这个变化的发生,从而调动资金重新配置资源,获得超额利润。这并不是资本“脱实向虚”,而是虚拟经济套了实体经济的利。

    

最近,许多宏观分析师都认为中国正在发生债务违约潮,不少上市公司发生了债务违约事件。但是,债务违约恰好表明,资金其实一直都在套实体经济重新配置资源的利,所以,在去杠杆的形势下,一些企业的债务信用问题就爆发了。

    

5月10日,2018全球人工智能产品应用博览会上的无人驾驶概念车。 图片来源:新华社


至于房地产领域资金密集的问题,有它的特殊性。然而,房地产领域尽管资金密集,但未必吸引了很多资源。正如一些评论者所指出的,土地供给规模一直是在地方政府手里牢牢控制的,新开工项目其实很少。没有土地,开发商又怎么能吸引很多资源?房地产领域的资金密集,更重要的原因可能还是在地价上涨因素上。所以,说房地产吸引了太多资源而影响实业,其实也不太说得过去。

    

进一步讲,要引导资源流向高科技领域,目光不能仅仅盯着资金的流向,更应该盯着资金的使用效率。

    

现代高科技产业是工业大生态中的一个子系统。高科技产业要发展得快且好,需要整个工业生态的健康发展。

    

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的高科技产业实际上已经取得了令人振奋的进步,华为等一批民营高科技企业快速崛起。原因在于,经济快速发展、民众购买力快速提高为高科技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本土市场,而且配套产业链的完善,使得高科技产业发展的成本降低、效率提高。这不是谁刻意引导的结果,而是市场、工业生态自然而然的结果。

    

从货币环境的角度来说,如果实体经济的生产结构不发生扭曲,就不会有因扭曲而产生的套利机会,资金就会去盯着市场中生产、创新的利润机会,资金使用效率就会提高。而政府也看到了这一点,所以一再强调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。

    

从制度环境来看,良好的产权保护、轻税的环境,有利于实体经济的快速发展。5月14日,国务院发布了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开展涉及产权保护的规章、规范性文件清理工作的通知》,相信这一通知将会对产权保护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。

    

此外,今年前4个月,财政收入近9万亿,财政收入多了,也意味着政府已经有足够的实力去进行大幅减税。

    

当前阶段,只要做好保护产权以及减税工作,管住货币口子,资金自然就会推动实体经济健康发展,与此相应的,资金也会主动流向高科技产业。

    

□邓新华(媒体人)



我们发布了一个“稿事”计划!如何投稿?请“阅读原文”。


编辑:李冰冰  实习生:杨林鑫  校对:郭利琴


推荐阅读:

罪犯“判刑未入狱”又犯新罪,不是单个法官的责任 |新京报快评

3年“不互动”的政府网站,还有必要投钱吗?| 新京报快评

全球国债规模创新高:国家债务多高才算“高”?| 新京报专栏

川航生死备降:“阴谋论”与“甩锅论”都不妨再等等 | 观点交锋

最高法为何要强调“格外关注拆迁户诉权保护”?| 新京报快评